1072.包藏祸心(1 / 2)

“皇爷,这是史部堂刚刚飞马递来的谢恩奏疏。”

看着卢久德手中捧着的奏章,朱由崧冷笑道:“史可法写报告倒是勤快,但这又用吗?”

是的,尽管朱由崧从一开始就没对史可法抱有希望,但80万两银子却不是什么小数,有这钱,朱由崧都可以多练几万新军京营了,交给史可法打水漂,却是他不愿意见到的。

卢久德也是做过多年监军的,所以,对于史可法梭巡不前自然也是有看法的,但卢久德也知道朱由崧目前不想跟东林党翻脸,因此,他劝谏道:“皇爷,史部堂毕竟是天下名臣,多少还是要给史部堂一点体面的。”

朱由崧一边接过史可法的奏疏翻看,一边宣泄道:“朕给了他们多少面子了,他们呢,这是要拆了朕的底子啊!”

说话间,匆匆看完了史可法奏疏的朱由崧一巴掌拍到了御案上:“说什么,来什么,这个混账家伙,居然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馊主意!”

卢久德自然是事先看过史可法的奏疏的,所以知道朱由崧为什么生气,于是闭口不言,生怕引火烧身了。

此时朱由崧稳定心神后,想了想,问卢久德道:“这份奏疏司礼监谁看过了?”

卢久德道:“通政司送进来后,就奴婢看过,奴婢也觉得不妥,所以直接就拿来请皇爷示下。”

“立刻通知通政司,这份奏疏内容不得外传。”明代的规矩,大小臣子的奏疏送进通政司后要抄录一份的,因此往往在抄录过程中,奏疏的内容就外泄了。“另外,把马士英、高弘图、王铎、王应熊都叫过来。”

不一会,四位大学士出现在了朱由崧面前:“都看看吧,史可法给朕出了个好主意。”

马士英从司礼监秉笔身份、中官监掌印段炜手中接过史可法的奏疏看了一遍,然后将奏疏交给高弘图,高弘图看完之后交给王应熊,王应熊看完传给王铎,等一圈都看完了,朱由崧问道:“朕刚刚命令通政司不得外传,但现在想想,怕是该泄漏的早就泄漏了,不该泄漏的,也有人会特意泄漏出去,或许眼下市面上早已经议论纷纷了。”

高弘图替史可法解释道:“史部堂或许是因为前线那些骄兵悍将不好节制,所以才出此下策的。”

王应熊冷然道:“高阁老也知道这是下策,不,这不单单是下策,国家动荡自此而始。”

高弘图急忙反对道:“王阁老这话夸张了,不过是为了激励武将杀敌,多封几个勋爵罢了,怎么能说是国家动荡之源呢!”

王应熊瞪了高弘图一眼,没有再说什么,但朱由崧在心里却把王应熊没有说的话补全了:“明面上是为了激励将士杀敌,但实际是为了争夺将帅之心,将原本支持朕的江北四镇及其他各路军阀拉拢至东林党门下,一个包藏祸心已经不足以评价了,的的确确是乱国之源。”

王铎犹豫了一下后,开口道:“无功封赏将帅,滥授国家名器,怕是不妥当吧。”

朱由崧插话道:“搞不好史可法要说他的主意是从朕这边来的,谁让朕卖官鬻爵,首开了不当国家名器一回事的先例。”

高弘图一惊,急忙跪拜下来,替史可法解释道:“陛下,史可法一向忠谨,必不敢有此心思,臣保证,其一定是为国着想。”

朱由崧没有回答,而是问马士英道:“马老先生以为呢?”

马士英从朱由崧的话里窥得了朱由崧的态度,便断然道:“滥授名爵之事在历朝历代,都是亡国的象征,所以,断然是不可的,但国朝爵禄晋升困难也的确是现实,所以,前线官兵多有怨言,也不得不善加考虑,臣愚见,是不是可以降低九等武职世官授予的标准,籍此,激励人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