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出动(1 / 2)

刘庆怀见皮克把门关上,转身推开了会议室的门,径自走了进去。

牧天和皮克相互看了一眼,跟进。

刘庆怀好像根本没有理会两人的动静,直接在会议桌顶头的桌面下按了一下。

会议室顶头的墙上,一条布幔扎扎地打开。

一幅巨大的地图展现出来。

刘庆怀这才注视着跟进来的牧天和皮克,冲他们点点头,接着拿起一支木杆,指向地图。

“从北平直达上海的334次列车,昨晚从永定门站正点开出,不过,在石家庄却停留了近两个小时,当它再次开出的时候,挂上了三节客运车厢,却甩掉了三节货运车皮。而在这期间,有保定开来石家庄的942次列车进入石家庄站。根据姜老板的分析,林箫就在开来上海的这趟334此列车上。具体在从石家庄挂上的那三节客车里。”刘庆怀手里的木杆在地图上指点着。

牧天与皮克对视了一下,没有出声。

“情报证明,942次列车是林箫的专列,其中三个车厢是专门为他配置的,中间一个全防弹车厢专属于林箫,前后两节装甲车厢,是他两个排的卫队。都配备有重武器。”

皮克眼皮反复跳跃了一阵,“既然姜老板有这么准确的情报,我想知道的是,你们是如何组织沿途截杀的,或者是具体的,也是完整的行动方案。”他的话里充满着阴阳怪气。

“不好意思,皮克先生,姜老板认为,如果沿途安排截杀,即使有你们东方行动的策应,甚至是主攻,也无法完全有把握消灭目标而完成任务。”刘庆怀不卑不亢地说着,化解着皮克的指责和推卸责任。

皮克认为遭到了刘庆怀的话语攻击,跳上前去,夺过刘庆怀手里的木杆,指着地图说,“这里是夫斯基的地盘,有好几个游击队在这里活动,你们为什么不能抛弃前嫌,与他们深度合作,从而完成任务呢?”

皮克说完,把木杆抛给刘庆怀,自己双臂抱在胸前,盯着地图。

“皮克说得很好,我们已经联系了铁路沿线的几个游击队,他们保证可以颠覆列车,但不能保证可以截杀林箫。这才是问题的关键,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截杀林箫,而不是破坏几截他们的铁轨。”刘庆怀义正辞严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