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府在逃阎王 第90节(1 / 2)

地府在逃阎王 鹿栖归 1938 字 1个月前

这一日,忙得脚不沾地的判官和一众鬼差们迎来了几位意料之外的来客。

望着数年如一日、无论何时相见总是手挽着手笑得开心的两个人,判官差点被他们酸掉了牙,重重咳嗽了两声:“好歹也是幽冥界之主,你多少注意点影响。”

“判官老儿废话真多,难得回来一趟,你就没一句好话?”江槿月极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,蹲下身去对身前的两个孩子小声交代了什么。

一看她还是这副没个正经的样子,甚至还把缚梦和九幽令塞给孩子当小玩具,判官更是痛心疾首地训斥道:“你都歇了好几年了,也该回来干活了吧?年年问你,你年年都说身子不适,我就问你,哪个……”

话都未说完,他便感觉有人一左一右地拉住了他的衣摆。判官神色一凛,低头却见两个孩子正抬脸对他笑开了花,甜甜地道:“判官爷爷,您就别说娘亲了,我们也能替您干活。”

判官:“……”

不是,你们两个生孩子就是打的这个算盘吗?虽然大家都是打的同一个算盘,可这两个可是你们亲生的孩子,他们才四岁啊!禽兽不如。

对着两个天真无邪的孩子,判官实在不忍心把真相告诉他们,只能做作地咳嗽两声,示意黑白无常把两个孩子领进城去玩——现在让他们批案卷到底为时尚早,既然回来了,还是去和鬼差玩玩吧。

看着两个孩子动若脱兔,招呼着狻猊跑得飞快,缚梦和九幽令片刻不敢大意,老老实实地紧随其后,沈长明轻叹道:“再过一两年,修远就得读书了,届时再没有那么多闲工夫玩了。”

江槿月不无埋怨地斜了他一眼,摊手叹道:“你现在也没少让他背书习武,念月也是,小小年纪学什么四书五经?我是觉得还能让他们多玩几年呢。”

“四岁不小了,我这个年岁的时候都能把兵法倒背如流了。”沈长明答得理直气壮,丝毫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问题。

判官越听越不对劲,一时眼皮直跳。什么玩意?四岁就得学四书五经?到底是大户人家,果然与众不同。真是苦了两个孩子了,难怪他们每次一来地府就成天疯玩,原来是被憋坏了。

岂有此理,定要教小念月今后擦亮眼睛,绝不能再找个这般不靠谱的夫君回来。判官越想越气,指着他训斥道:“小子,有你这么当爹的吗?”

不靠谱的爹还没说什么,江槿月已经下意识地替他说起了好话:“他除了偶尔对孩子们严厉些,也没什么问题啊。对了,我们要出去玩几日,你们平日里得了空,也替我去王府陪修远和念月玩玩。”

地府已经够忙了,想不到有朝一日,他们还得分心替她管孩子。判官被她气得半天没吭声,良久才怒斥道:“不是,又有你这么当娘的吗?本官告诉你,最多一百年!到时候你再不回来管事,本官也不干了!”

判官大人气得直跳脚,他们两个却对此视若无睹,不过眨眼的工夫就消失在了他面前,只给他留下了七朵彼岸花——还是给狻猊的,与他无关。

莫说要她静下心来管事了,就是让她闲下来做会儿女工都是不可能的。毕竟江槿月本人还处在贪玩好动的时候,这“症状”自她怀胎十月后变得更为明显——大概是那十个月真的被闷坏了。

平日里,沈长明也没少为他们三个操心,对她到底是没什么重话的,倘若他实在生气,就只好委屈两个孩子挨骂了。

算来算去,最为精彩的还得是他那句“定是修远带的好头,不好好背书,就知道带坏你娘亲和你妹妹”。天知道当时她听了这句话有多想笑,又不敢当着他的面笑出声。

除了他们三个实在太过不让人省心外,一家四口的日子还是很滋润的。知道她对江南水乡情有独钟,沈长明特意在王府后院给她盖了个小院子,一草一木都尽量模仿着他们在落英镇上落脚时的小院子。

每当午后,两个孩子由嬷嬷们陪着午睡,江槿月便在院中的竹榻上小憩,沈长明也依着从前的承诺,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,轻轻替她扇风,给她讲永不重样的话本故事。

他们的孩子生得粉雕玉琢,又都聪明过人,不过四五岁的年纪,已经可见他们将来会是何等出众,到底不会辜负了他们爹娘的盛名和众人对他们的期待。

在凡间,有对他们疼爱有加的皇帝爷爷,有对他们百依百顺的外曾祖父和两个舅爷爷。

在幽冥界,有对他们恭恭敬敬、见面就称他们为少主的地府鬼差们。

在天界,有放着公务不做、陪他们玩耍的神君叔叔和仙子姐姐,还有可爱的神兽陪他们玩。

两个孩子堪称纵横于三界,而且走到哪儿都是被人捧在手心的。对此,就连江槿月本人都有些羡慕,还和沈长明抱怨说她都没有这样好的待遇。

天界众神、地府众鬼、王府众人:“你确定?”

其余人怎么想的,他们彼此都不太清楚,不过天界和地府可都得看这位幽冥界尊主的脸色,她的待遇若说是三界第二,还有谁敢称第一?

他们本不明白她为何有此一说,直到他们亲眼看见这位大名鼎鼎的“刺儿头”被温文尔雅的星君大人揽在怀里,后者再三温声细语地哄她,说一定永远把她放在第一位,才博得她一笑。

众人终于明白了,原是他们这群没有成亲的人不懂,散了散了,还看什么热闹?丢人现眼。

离开地府后,沈长明望着眼前的湖光山色、人间烟火,笑问她:“夫人,我们现在往哪里去?”

其实她也没想好目的地,无非是不想回地府干活罢了。江槿月远远看向天边朝霞,半开玩笑半认真道:“夫君不是说过,和我去哪里都顺路吗?那我们就一路往前走吧,走到哪里算哪里。”

“嗯,有你在,哪里都好。”沈长明边说边握紧她的手,语调温柔缱绻,“我们走吧,今后都是好天气。”

他们两个的故事从未终结,直到很久很久以后,三界之中仍有着关乎于他们的传言。无论是神是鬼还是人,都得敬他们三分。

有人说他们白日为人奔波、入夜为鬼申冤,有人说他们审得了佞臣、判得了恶鬼,有人说他们身旁跟着的那对金童玉女更是了不得,不过垂髫之龄已能驱使恶鬼、法力高深。

有人称他们为闲云野鹤,有人说他们是心怀苍生。真真假假、假假真真,唯有他们自己知晓,这千年风雨,都可归结于“因缘”二字。

此情长久,一意相从,不问碧落黄泉。

夜月星河,缘起不灭,永结连理同心。

【全文完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

作者有话要说:

正文完结啦!算是有始有终,自今年2月12日起,两个多月的时间讲完了一个故事~先祝大家五一快乐啦!

也恭喜我自己,在假期前完结了这一本文,准备再捋一捋接档文的大纲,就可以开文啦~【大概五月十号左右开新文030】

先容我带专栏预收!再发小作文!

————这是一个预收分割线————

——以下预收文案1——

《侯爷他非我不可》

相府嫡女沈昔妤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,本该一生如意顺遂,却偏偏一心爱慕四皇子陆怀峥。

满腔痴心,只换来他机关用尽、另娶他人,最终她家破人亡、饮恨而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