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-需要娱乐的家伙(1 / 2)

早上起来,我们两人相视,一起下树,去到附近的河边洗脸,之后练投枪,狩猎,狩猎完成后处理兔子先生和兔子女士,之后,之后就闲着了。

所谓的生存需求满足了就会开始追求精神需求,就是目前这种感觉吧,都住同一棵树上了,他想做的全都做完了,他看起来也完全熟悉和我住一起了。

互相熟悉了,彼此没有隐私了,就会失去神秘感,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,我逐渐理解一切。

转到这边都两月了,我不用再为了生存和饱腹而大费周章,这就导致我最近闲着的时间越来越多了,人类的踪迹探寻活动也是完全没有迹象。

老实说,我需要找点娱乐手段,做些能让我感到愉悦与充实的事情。

目前而言,最能让我感到娱乐性的行为是,教他做事。

我看向在一旁同样发呆的他,心中略有打算。

看他一副不会离开我的样子,我终于能把我压箱底没教给他的求生技术告诉他了。

也就是所谓的钻木取火。

目前来说一直都是我在生火,我生火时有意识地会让他别看,要问为什么,那肯定是我怕他玩火把森林给烧了。

……其实是我怕他学会如何生火后就把带着匕首离开了。

但现在来看好像不需要顾虑这个,看看这家伙,多乖啊。

做好了决定后,我起身拍拍屁股。

“跟着我。”

一边说,一边把手势做出来,他照常看懂后跟在我后面,在附近的森林中寻找生火用的材料。

“干草,要收集。”

“树藤,要收集。”

“木头,要收集。”

“木棍,要收集。”

全部收集完之后,我在他面前演示如何钻木取火,当火种在他面前出现,引燃干草时,他满脸震惊,随后化作一副沉重的表情。

“好了,你已经完全学会了,接下来你来试试吧。”

他听闻我的话,点了点头,离开去自己寻找生火用的材料了。

而我后知后觉,察觉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事。

“我刚才没有用身体语言,他是怎么知道我说了什么的?”

“难道才一起相处了一两周,他就能听懂一些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