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神秘空间(1 / 2)

接下来的几天,乔良除了吃喝完成婶娘的功课外都在吸纳灵气失败中成长。

他没日没夜的修炼,直到一个月后乔良郁闷至极,微微有些丧气的爬上后山散散心。

都一个月了修炼一直停在原地,自己可能不适合修炼武功。

躺在一个巨大的岩石上,枕着手臂望着满天星辰,落叶轻轻飘过正好落在他那前世爷爷送的金镶玉上。

轻轻摸着胸口的金镶玉,回想着前世今生,不知道身在地球的家人还好吗。

突然他神情变的前所未有的坚定,不管前世今生要想活的自由就必须强大。

他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身来,又双腿盘膝,感应着周遭灵气。

这次他发现这山上的灵气却比城里的灵气更加浓郁一倍心里微喜,随即静下心来。

一次,两次,三次,终于把灵气吸纳进经脉中,只感觉经脉中有了丝丝凉气。

借着这股凉气乔良默念口诀,运行了七大周天后终于感觉到了书上所说的窍穴。

随着灵气越聚越多,乔良控制着灵气向体内前部正中的任脉冲去。

砰的一声体内碎裂的声音,正是灵力突破窍穴的响声,这就是练气一层。

乔良握了握手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的力气,接着双腿微屈,一蹦两米高。

他突然站起朝远处望去,只是在他的眼中,此刻的世界似乎和之前截然不同,仿佛前所未有的明亮,也前所未有的清晰可见

乔良似乎想到了什么,目光四下一扫,结果喜地发现,自己的眼力竟提高了不知多少!

他能够轻易看清十几丈外树叶的叶子上的毛毛虫在缓缓吃着叶子,连嘴里几颗牙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他定了定神,爬上高处又朝着远处眺望。

数里外的房屋顿时清晰映入他眼中,曲曲折折的青石板路,两侧冒着炊烟的房子。

一些农家人在田里农忙,还有在自家门口玩耍的孩子们……。

不仅如此,耳朵也变得前所未有的灵敏。

周围的虫鸣鸟叫之声自不必说,不少陌生的声音也传入他耳中,山脚下的农田里蚯蚓在地上钻来钻去的声音。

小溪岸边的花丛中,两只蜜蜂在呼哧呼哧扇动翅膀,溪边洞窟内,一只老鼠正在田地挖土。

他的嗅觉也同样大增,泥土的腥味,花草的芬芳,落叶的腐烂气味,还有其他二三十种各式各样的气味,一起涌入他的鼻孔。

乔良站起对准一棵成人大小的树就是重重一拳,顿时树叶纷飞,其攻击的地方凹陷进半尺来长的拳印。

乔良握了握拳头,力量也加强了许多。

乔良仔细看了一遍金剑诀,他手指指着书页上的字,突破窍穴后还有神魂的加强。

于是他默默坐下慢慢照着方法感应起来。

神识来源于神魂,就像神魂类似人的大脑而神识跟神念就是人的两只大手。

神识有两种用处一是感应,另一个便是控物。

而神念御使功法难得,所以大多数修仙者都是以识控物,不是以念控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