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第三十一章 排兵布阵,准备迎敌(1 / 2)

莫负当年 惟象 2133 字 3个月前

(8jz)待慕容非烟带着麒瑄随同董清瑞走后,飞豹也紧随之后离开。【高品质更新】萧煌看着寒月和飞禅向自己走来,暗恼的咬咬牙,走上前去招呼。

“还请王妃大人和军师先行,末将殿后便可。”

寒月摇摇头,冷清的说道:“不必了,依我和飞禅的武功,萧将军不必担心。”看了眼天色,又说:“趁着现在敌军还未赶来,还请萧将军尽快率军转移。”

萧煌恨恨道:“末将遵命!”

因为有寒月随行,萧煌不敢拖沓,酉时未到,瀚海大军便已全部退回都塔城内。

都塔距离鹰都不到百里,在漠南台时期,便是拱卫京都的重镇。麒瑄占据都塔后,便命令军队加厚城墙,增强了都塔的城防工事,将在战火中被毁坏的防御体系重新修筑了起来,并加强了火器和火炮。都塔一直被作为军事重镇,所以城内居民本就不多,如今经过战乱,几乎都逃散干净,所以,现在的都塔,被瀚海军队牢牢的掌控在手中。

一入城内,萧煌和几位重要将领就随着寒月来到城主府的一处厅堂里,现在城主府被当作临时的主将营帐,议事大帐也在其内。

萧煌看了寒月一眼,走到沙盘前,移动了几个标旗,说道:“现在我军驻扎在都塔城内,巴尔罕的大军随时便可到来,到时候我军只须死守都塔,利用城防工事只守不攻。巴尔罕久攻之下,必定兵马疲乏,到时候我军便可出城迎敌,定能将之重创!”

众将领点点头,寒月则在暗中观察。

囚牛营的都统叫张擎风,副都统是王去疾和霍为忠,三人皆神情凝重的盯着沙盘,不时轻声交谈,寒月凝神细听,说的都是对战事的安排。

睚眦营都统谢东石与副都统李稚江也在盯着沙盘,似是在细细思量,谢东石满脸刚毅,时不时蹙一下眉。李稚江一会儿看看谢东石,一会儿用眼角斜瞟穆寒月。另一个副都统白仲文看上去与飞禅有些相像,一副文人打扮,手中竟然还有一把折扇。

嘲风营的都统是一个高挺着将军肚,满脸胡须的壮汉,便是那马飞武。只见他似是有些局促,不停的用手搓着腿侧,时不时的看看萧煌,偶尔也装模作样的看看寒月,只不过,让寒月厌恶的是,马飞武看向她的眼光,分明带着不少色/欲。其中一名副都统叫做周温,眼神透着不少邪气,捋着下巴上几根稀疏的胡须,不停看向马飞武。另一名副都统名叫赵鹤年,年纪看上去很轻,大约二十多岁,脸庞棱角分明,身材伟岸,称得上是英俊挺拔。赵鹤年与其他人不同,既没有盯着沙盘,也没有左顾右盼,只是不停的在把玩手中的一枚羊脂玉做成的玉牌。

鸱尾骑的骑卫长便是董清瑞,他的年纪比赵鹤年稍长,三十来岁的样子,不言不语的看着沙盘,面无表情。倒是他身边两名副骑卫长的神色各不相同。一名叫做杜炳泉,年纪与董清瑞相仿,神色颇为悠闲,似乎对战事毫不挂心。另一位名叫黄汝洪的是一个老将,须发皆已花白,不时忧心的看向董清瑞和寒月,似是有话要说。

果然,黄汝洪开口问道:“王妃大人,不知此次来袭的敌军有多少人?我军现在不过十万人,若巴尔罕全力来袭,人数多于我军,恐怕我军会陷入被动。若被围的久了,不光士气会下降,弹药粮草也会无力支撑。”

寒月此时不过是顶着一个王妃的名号,他却独独询问寒月,这让萧煌的脸色瞬间难看下去。寒月对萧煌的表情心知肚明,开口答道:“黄老将军此问,本王妃也不甚明了,还是请萧将军回答吧。”

之前萧煌已经同寒月说过,巴尔罕带来的军队有十五万人,但此时寒月并没有回答黄汝洪,而是将萧煌推了出来,在萧煌看来,寒月还是颇给他面子的,脸色好了许多,萧煌说道:“据探子回报,这次巴尔罕带来的除了他敢达也的军队,还有原漠南台一些部落的武装,共有十五万人之多。”说完之后,似是猛然想起什么,神色一惊,又立刻恢复镇定。

杜炳泉迅速的给黄汝洪使了一个眼色,黄汝洪瞬间恍然,不再多说什么。只不过他们之间的动作太过细微,除了寒月和董清瑞之外,并无人察觉。

马飞武听到萧煌的话之后,面露惊恐之色,问道:“那……那我军该如何是好!十五万人啊,岂不是要把我们困死在这里!”

萧煌神色不耐,怒喝:“大胆!敌军尚未来袭,尔等岂能自乱阵脚!”双手抱拳做拜天状,“我瀚海大军自有皇天保佑,区区十五万敌军,算得了什么!”

周温轻抚着他那没几根毛的下巴,邪气的说道:“萧将军此言极是!有萧将军坐镇,定能叫那些个蛮子有去无回!”说罢白了马飞武一眼。马飞武一张肥脸涨的通红,颇为恨恨的瞪了周温一眼。

见他们说的差不多了,寒月起身,先是向诸将微微俯身,行了一礼。诸将大惊,皆欲出言制止,寒月打断他们,说道:“诸位不必惶恐,当受寒月此拜。寒月不过一介女流,私自前来军营,虽是因为对夫君思念过重,但终究是违了军令。如今夫君重伤昏迷,敌军趁机来袭,全赖众将军了!”众人见寒月说的动容,不禁皆为唏嘘。只周温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:“女子擅入军营,果真不祥!”黄汝洪瞬时便欲驳斥,被寒月出声打断。

“眼下还是想着如何打败巴尔罕才是,其他之事,待战后,寒月与夫君自会给大家一个交代。”寒月神情恢复冷然,说道:“如刚才萧将军所说,巴尔罕此次来袭,主力并不是他敢达也的军队,更多的是其他部落的武装。那些士兵定然不会甘心替巴尔罕卖命,想的更多的,怕是如何渔翁得利。所以,如果我军能先将巴尔罕的敢达也军队打败,其他部落的军队见此,定然不敢硬攻。若能挑起他们内部的矛盾,这次都塔之围,便可迎刃而解。”

众人听后,纷纷点头同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