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第四十章 火神仙子,嗜血修罗(1 / 2)

莫负当年 惟象 2052 字 3个月前

(8jz)阿比达见麒瑄顺利离开,而自己事先埋伏的士兵却都被缚了双手扔在草丛里,心里又气又懊恼。//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//之前柯墨曾经跟他说过,既然要依附瀚海,就一定要顺着秋麒瑄来。是他听了那些旧漠南台贵族的怂恿,想要给秋麒瑄一个下马威,却没成想反倒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若是因此而得罪了瀚海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急忙给瀚海军营去了一份密函,表示愿真心投靠,阿比达坐立难安。

不久,瀚海回信。既然诸位部落首领诚意不足,那便等瀚海攻下鹰都之后,再行商议吧。

阿比达看着手中瀚海的回信,怒从心起却也没有办法,心里明白,看来只得按照之前柯墨所说行事了。

麒瑄回到都塔城后,下令整顿军队,准备向鹰都进军!

瀚海大军九万人,除去留下几千人与赵鹤年守城外,其余皆全力向鹰都进发。biQuk

巴尔罕闻讯后,立刻部署兵力,准备与麒瑄决一死战。阿比达表示,愿意跟随巴尔罕,定要将瀚海军队打败。

鹰都城内的瀚海守军近几日坚守不出,却每晚趁着夜色出城清理鹰都城墙外的枯树败草,巴尔罕观察几日,虽看不透瀚海守军的企图,但亦并未放在心上。

几日之后,瀚海大军行至鹰都城外几十里处。

麒瑄与众将在营帐中商议援攻方案。

睚眦营都统谢东石主张,现在瀚海大军士气正盛,应与守军两面夹击,强攻旧漠南台部落联军。

囚牛营都统张擎风紧皱眉头,有些忧心的说道:“我瀚海援军现在共九万人,加上城内守军,也不过十三万人。而鹰都城外的旧漠南台军队有十五万人,困兽犹斗,我担心我军如果强攻,怕是会损失惨重。”

张擎风所言,得到了副都统王去疾与霍为忠的认同。谢东石有些不以为意,睚眦营副都统李稚江一副事不关己的闲散模样,白仲文依旧摇着他的扇子轻笑,刚刚被贬职成嘲风营都统的萧煌默然不语,副都统周温邪气的捋着稀疏的胡须。新上任的副将董清瑞只低头沉思,鸱尾骑副骑卫长杜炳泉之前在保护麒瑄时受了重伤,轻抚着吊着绷带的胳膊,另一名新任命的副骑卫长田沁江把玩着手里的玉坠。鸱尾骑鸱尾骑新任骑卫长黄汝洪看到这几人都默不出声,着急的说道。

“不错,张都统所言不虚。末将也担心敌军会拼死反击,与我军争个鱼死网破!”

麒瑄将几人的反应看在眼里。听到黄汝洪这么说,麒瑄微微一笑,问白仲文与飞禅:“白副都统一向以谋略闻名,不如与我们军师大人一起想想,我瀚海该如何破敌?”

白仲文一把将纸扇合上,道:“好!”与飞禅对视一笑,二人皆执笔在手上写下一字。

同时摊开手心,二人手中竟写着同一字:火。

麒瑄看到后大笑,“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!”

眼看几位将军眼中不解的神色,麒瑄出言问道:“不知几位将军可知,蛮族一向最敬畏什么?”

董清瑞登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答道:“蛮族最信奉火神!”

麒瑄击掌道:“不错!他们怕什么,我们便来什么!之前巴尔罕不是宣称他敢达也军队有天神护佑吗?我们就让他们死在他们最信奉的天神手里!”

萧煌忽然说道:“大将军说的有理。可是这两军对垒,如果不慎,恐怕会引火烧身啊!就算风向偏护我瀚海,怕也会殃及鹰都的城内守军!还望大将军三思!”

麒瑄冷冷的看向萧煌,“萧都统心思缜密,本帅佩服。不过这火攻一事,本帅自有安排。”

萧煌知麒瑄记恨他之前对寒月的无理,又见她眼神冷厉,不敢再多言。倒是周温在一旁轻笑:“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,要末将看,大将军果然还需多加磨砺啊。”

麒瑄回看周温,忽然一笑:“周副都统说的有理,本帅确实还需多加努力。”

安排妥当后,麒瑄将军令吩咐下去,命飞禅观察风向,一旦确定好风向后,便随时准备进攻。

巴尔罕此时早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,不顾左右劝阻,准备全力攻击麒瑄。

当时从瀚海军营逃出去的陈彪和薛城,本来是被巴尔罕当作上宾对待,但自从寒月杀了巴思明之后,巴尔罕仇恨一切瀚海人,将他两人也监视起来。同时逃出去的张子贺本就是蛮族人,是巴尔罕安插在瀚海军队中的内应,倒没有因此受到冷遇。

这日,巴尔罕与阿比达等主要蛮族部落首领在商议对策,陈彪等人也跟随在侧。

巴尔罕问道:“诸位可做好准备没有?这次与瀚海的大战,不是我死便是他亡!若诸位贪生怕死不愿跟随我巴尔罕,还请自行离去,我巴尔罕绝不挽留!”

阿比达率先表态:“巴尔罕大王这么说,可是让我等寒心了。我们同属漠南台一脉,自是会定力相助大王的!”

巴尔罕闻言点点头,心里稍微痛快些。

陈彪明白麒瑄此次进攻定然准备周全,眼看巴尔罕欲以卵击石,忍不住劝道:“大王不可冲动!秋麒瑄此人一向狡猾善变,我担心她此次进犯定然是有备而来,还请大王三思啊!”

巴尔罕冷冷的看着陈彪,“哦?不知陈将军可有妙计?”

陈彪见巴尔罕问自己,只得硬着头皮回答:“末将以为,大王应该放弃对敌,退守他城。留得兵力,为日后做打算。”

巴尔罕直直盯着陈彪,忽然冷笑出声:“我看陈将军才是心怀叵测吧。自从你们来了我敢达也军营,我军便连连惨败!我看我这敢达也军中,怕是混进了瀚海的奸细了!”

薛城眼看陈彪无话可说,又见巴尔罕动怒,刚欲开口解释,便被张子贺打断:“陈将军说那秋麒瑄是狡猾善变之人,可末将看来,只怕所有瀚海人都是狡猾之徒!当日从瀚海军营离开时,陈将军就阻止末将向秋麒瑄射暗器,若是当日我再给秋麒瑄补上一支毒针,只怕她今天早就化成灰了,又怎会有眼下的困境!”

陈彪又急又怒,张口怒道:“你!”连忙对巴尔罕跪下,想要解释。

巴尔罕阴恻的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陈彪,突然拔出腰刀,猛然一挥,陈彪竟身首异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