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第四十六章 两情相悦,真情相对(1 / 2)

莫负当年 惟象 2160 字 3个月前

(8jz)寒月嗔道:“多大的人了,才没有给你的礼物呢!”

麒瑄像个孩子一般钻进寒月的怀里,脑袋贴着寒月的脖颈直蹭,嚷着:“我才不信呢!寒儿肯定早就准备好了,给我嘛!”

寒月被麒瑄蹭的直痒,依稀还有一些别的,从未体会过的悸动,压下心里那丝奇怪的感觉,寒月推开麒瑄,微微转过脸去掩饰发红的双颊,板着声音说:“怀瑾怎么这般赖皮?说没有就是没有!”

麒瑄才没有被寒月的装怒吓住,依然赖皮的笑着:“寒儿真不乖!我猜那礼物定还在寒儿身上,寒儿不愿交出来,我可自己搜了!”说完就去挠寒月的痒痒。.8jz

武艺高强的韶月宫少主穆寒月小姐此时却像失去了武功一般,全然逃不出麒瑄的魔爪,只能左右躲闪着,却怎么也避不开麒瑄的骚扰,早被麒瑄咯吱的咯咯直笑,“怀瑾,哈哈……你怎可……哈哈……这般无赖……”

麒瑄使着力气压上寒月,“穆大小姐,你已被本王擒住,还不乖乖交出来?”

寒月左右挣脱不掉,索性也放开性子去反击麒瑄,两人在床上打闹做一团。

麒瑄一个闪身,避开寒月,捉着她的双手将她牢牢压在身下。此时的寒月,早已鬓云微乱,青丝垂落下来,铺在床上。满脸飞霞,眼中波光流转,朱唇红润,衣衫凌乱。麒瑄看着寒月散开的衣襟,内里透出白色的里衣和嫩滑的锁骨,竟一时被寒月此时的样子迷住。

寒月看着麒瑄眼中迷离的神色,直直的盯着自己的胸前,一时又羞又窘,忙说道:“好,好,我认输。怀瑾快放开我,礼物就在我胸口,我拿给你。”

麒瑄却依旧恍然地看着寒月,低头吻住她的朱唇,一手伸入寒月胸前的衣襟内,“不劳寒儿了,我自己拿出来就可。”

麒瑄炙热的吻让寒月透不过气来,不多时就忘掉了抵抗,随着麒瑄的吻回应起来。麒瑄细细吸吮着寒月的朱唇,舌尖伸入寒月口中,抵着她的贝齿。寒月被麒瑄纠缠不过,轻吟出声,却让麒瑄趁机将小舌探入齿内。寻到那另一条小舌,麒瑄纠缠着它,不断勾弄着,渐渐得到了回应。两条青涩的舌尖相抵,仿佛进入了新奇的世界,彼此好奇地探索。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礼尚往来,热情似火,牵绊不绝。

麒瑄吮吸着寒月的嫩舌,忽然觉得寒月口中是那么的香甜,勾弄着对方进入自己口中,尽情地起舞。而她的手也没有闲着,从衣内抚上寒月胸前的浑圆,轻轻揉捏着。寒月不住的轻/吟,从两人紧缠的舌尖溢出。

忽然,麒瑄在寒月胸前触到一片柔软的锦缎,麒瑄好奇地用指尖把它拈出,竟然是一个荷包。

寒月似是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,推开麒瑄,拿过她手中的荷包,脸色通红,微喘着说:“这个……荷包,就是给你的礼物。”

麒瑄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,脸上一片霞光,接过荷包,细细摸挲这上面绣着的那一轮满月,和倒映着月影的湖边的,那微微有些凌乱的蒲苇和顽石。

惊喜地抬起头看向寒月,“寒儿,这是你绣的?”

寒月知道自己那青涩的绣工,担心麒瑄会不满意,扭过脸去,轻答:“嗯。我绣的不好。”

麒瑄捧起寒月的脸,看着她泛着水色的双眸,如宣誓一般坚定地说:“不,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刺绣,我喜欢极了。”又凑到寒月耳边轻轻说道:“君当如磐石,妾当如蒲苇,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。”

寒月看着麒瑄的眼睛,看着里面盛满的情意和真挚的感动,心里一片柔软,却又假装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嗯,这可是你说的”,转过脸去,“怀瑾可不许不喜欢,也……也不可以喜新厌旧……”

麒瑄深情地吻上寒月的眼眸,将其中的忐忑和不安悉数掩盖,许久,坚定地说:“我秋怀瑾此生,只爱穆寒月一人,只做穆寒月一人的磐石。”

寒月睁开眼睛,眼眸中闪着明亮的光泽。像是鼓起勇气一般问道:“怀瑾,我若再送你……一件礼物,怀瑾可会喜欢?”说完,垂下眼帘,咬着下唇。

麒瑄爱极了寒月此时含羞带怯的模样,这会儿寒月就是要她去上刀山下火海,她也不会说一个不字。“喜欢,只要是寒儿送的,我全都喜欢,喜欢的不能再喜欢。”

寒月脸上的羞意更浓,推开麒瑄,“你先下去。”

麒瑄不明所以,支起身子,“为什么?”

寒月娇嗔的瞪她一眼,“不许多问。”

麒瑄愣愣地被寒月推开,却见寒月伸手将自己头上麒瑄送的那支白玉簪轻轻取下,三千青丝如瀑倾泄,散落在枕上。在麒瑄的注视下,寒月脸色更红,轻轻解开外袍,褪下罗裙,只着一件月白色里衣和亵/裤。低头询问麒瑄:“这……这一件礼物,怀瑾……可会喜欢?”

麒瑄早已被寒月此时的样子迷住,月光从窗棂透进,将寒月整个人染上一层朦胧的光晕。宽大的里衣下,寒月娇柔的身躯若隐若现。听到寒月的问话,麒瑄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只呆呆地望着寒月。

寒月心里暗嗔,这人平日里总是一副风流无赖的样子,对自己恨不能占尽便宜,这时却呆傻起来,难道真要自己亲口说出,“任君采撷”这四个字吗?

看着寒月低着头的羞怯模样,微嗔着看着自己的样子,麒瑄恍然大悟,却又怕会错了意,唐突了寒月,悄声问:“寒儿的这一件礼物,说的,就是你自己吗?”

这人!寒月暗自咬牙,怒瞪了麒瑄一眼,“木头!”

麒瑄登时大悟,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惊喜模样。眼看因着自己的不解风情,寒月布满红晕的脸上渐染嗔怒,想要说些什么,开口却只会欣喜地唤着寒月的名字:“寒儿!寒儿!”揽过寒月与她额头相抵,低声喃喃道:“寒儿,我好欢喜!我,我真是爱极了你!”

寒月此时早已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将脸埋进麒瑄怀里,“讨厌!你,你若再这么呆,我,我可要反悔了!”

麒瑄抱紧寒月,“礼物既已送出,王妃大人岂可出尔反尔?”说罢,深深吻上寒月的唇。

指尖轻挑,解开寒月的里衣,里面朱红色的亵衣露了出来。麒瑄伸手抚上寒月胸前,舌尖与寒月相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