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第六十五章 舅甥生隙,皇子戍边(1 / 2)

莫负当年 惟象 1407 字 3个月前

(8jz)第二天,便是胡远和裴惜鸢的婚礼。//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//多玛忽然前来,求麒瑄带她前往。麒瑄心里苦笑,这两日,前来求她的人,好多。

在当天晚上的婚宴上,胡远见到多玛,喝的酩酊大醉,当晚宿在了书房,一连几日不曾回过房,惹得裴世勋大怒。

后来上朝的时候,有个属太子一派的官员竟当面嘲讽裴世勋,惹得裴世勋当场发怒,据说后来太子重惩了那个官员,事情才不了了之。

无踪楼的探子也已安插到宫里,渐渐的,从宫里传出的消息多了起来。

寒月这段时间,却不知为何,似乎匆忙了不少。那天,一个年轻女子来找寒月,寒月听说后便随她匆匆离府。后来麒瑄问起,那名女子并不是韶月宫人,问起寒月,寒月只说是她的海纳族人,麒瑄便也没有挂在心上。

宫里的事情渐渐有了些眉目。

自从隆庆帝封了那个又明大师为国师后,太子一派便张扬了不少,似乎与裴世勋也曾起过些争执。隆庆帝的态度,颇有些乐见其成。隆庆帝对邓发的态度也好了不少,似乎一切都回到了原来的样子。但胡书道与裴世勋走的近了许多。麒瑄与寒月分析过后觉得,隆庆帝已经认识到裴世勋的权利太大,开始利用分化他和太子的关系来对他们彼此牵制。终究是帝王,谁都猜不透。

而皇子戍边的事,也开始了。

不出所料,二皇子魏王因为诚心悔过,被隆庆帝免去守陵,封到北方去守着雪鸾山,四皇子齐王封到江南,去守东南沿海,七皇子赵王封地在西南,守着沧浪江。太子,自然是留在龙庭,跟随隆庆帝学习治国之道。ŴŴŴ.BiquKa.coM

这时,已是三月的事了。

麒瑄将启程之日定在三月末,因为,白晴晞不日,就要临盆了。魏王被隆庆帝命令,直接由皇陵去北方,所以,根本没有时间回来看护白晴晞。麒瑄便向隆庆帝说明缘由,奇怪的是,原本麒瑄以为隆庆帝不会准假,却不成想,隆庆帝知道后,嘱咐麒瑄和寒月对白晴晞多加照顾,便再没多说。

三月初九,白晴晞生下一个男孩儿,隆庆帝大喜,亲自给这个长孙起名,秋天煜。

寒月抱着念月去看白晴晞。虽然隆庆帝给孩子起名叫鹭灵,但在私下,夫妻俩还是叫孩子念月。按麒瑄的话说,大名叫鹭灵,小名叫念月,大名听爷爷的,小名嘛,就听爹的,惹得寒月忍不住笑她。

这会儿的念儿已经九个多月了,自打她们从瘴林回来后,就一直自己带着孩子。念儿与她们聚少离多,但奇怪的是,却粘寒月的很。麒瑄常常笑说,要不是小雪貂“笨蛋”有了小虎这个新玩伴,不然,念儿怕是要跟“笨蛋”抢娘了。麒瑄对念儿也很是宠爱,有时会惹得寒月都暗地吃醋,这人,宠起女儿来,简直快要忘了媳妇了。念儿很聪明,六个月的时候就学会叫娘了,可是却怎么也不开口叫爹,惹得麒瑄很是没办法。

这天见到白晴晞,念儿看着红彤彤的天煜,忍不住从娘亲的怀里探出头来,伸手想去摸摸。

麒瑄看见她那副嘟着嘴满脸好奇的小样子,忙从寒月怀里接过她,抱在怀里,让她伸着小手能够到天煜。念儿呀呀的轻声叫着,摸摸弟弟的小脸,自己咯咯笑个不停。小天煜正睡着,被小姐姐一摸,哼吱两下,竟睁开了眼,看见念儿,觉得被扰了好梦,小嘴一瘪,就想哭。没等大人们去哄,念儿一边摸着小天煜,一边呀呀的好似在安慰他,天煜看了看她,竟咧开嘴笑了。

白晴晞不禁称奇,“笑了,天煜竟然会笑了!他们姐弟好生有缘!”

看着麒瑄在一旁逗着两个小婴孩,白晴晞拉起寒月,悄声说:“寒月,当真辛苦你了。”

寒月一时没有会意,看着那一大量小,随口答道:“与她们在一起,我倒开心的很,也不觉辛苦。”

白晴晞轻叹一口气,“瑄儿当初,是风流了些,可我看着你们成了亲,她便一心只牵挂在你身上,是个体贴的好夫君。也难得寒月你大气,不计较她以前那些荒唐事,况且我听说念儿她亲娘也过世了,唉,小孩子终究是无辜的。”寒月一时没反应过来,“我便是念儿的亲娘啊。”

白晴晞似是放下心来的样子,“对,对,寒月你能如此想,当真不容易。不过,孩子的事也不用担心,我看你们这么朝夕腻在一起,看来,念儿快要有弟弟妹妹了。”说完,颇有些揶揄的偷笑着,看着寒月。

寒月这才明白了白晴晞的意思,不自觉也红了脸。只得喃喃答道:“我有念儿就够了。”惹得白晴晞又是一阵轻笑。